從抗爭者成為流亡者 港人英國政治庇護路

2019年的運動,很多人為了香港這片土地而走出來。其中,有一班比起其他崗位更加危險,但卻更無所畏懼的人,他們是街頭抗爭前線。他們沒有鎂光燈的保護,有的只是滿滿的信念,即使警方一再提高武力,還是願意走上前。最終,部份人失手被捕,而他們只能在法庭未沒收旅遊證件前匆忙離開,帶著或多或少的遺憾與內疚流亡異地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

「阿依」是一名女生,大約20出頭的她,現正在英國申請政治庇護的。

– 離開香港身在海外,有什麼可以做?
「香港現時已沒有言論及集會自由,身在異地可以代他們繼續落去。在英國只能以和平、理性的方式進行。」

– 離開香港,有什麼遺憾或內疚?
「遺憾?當時在香港,我應該能夠做到更多」
「有一點內疚。因為沒有決定留下來的人那般勇敢,因為恐懼而離開」

– 最掛念的人?
「除了非常掛念家人外,便是香港人。
回想起運動當時的抗爭畫面,團結一致,這才是香港人。
雖然在英國能夠參加集會,但感覺跟當時完全不同。
當時抗爭的時候,即使互相不認識,無關職業、經濟能力,亦一同付出,為香港而做。」

– 跟香港人說的話
「只能向現時的香港人說聲保重,盡我所能去做。
亦希望跟離開了香港的人說,不要因為離開香港就鬆懈,處理好移居的事後,重新幫助關於香港的事情。」

====================

「Chris」是另一名於英國正在申請政治庇護的男生,大約25歲。

– 最掛念的人或事?
「不管幾時都掛念香港。除了日常起居飲食,因為本身是因政治因素而離開,最主要是政治上的事。」

– 離開香港,有什麼遺憾或內疚?
「本身我不主張人們離開香港,但當事件迫在眉睫,而代價實在太大,最終還是會深思是否仍然留在香港。
當離開香港,不禁覺得對不起仍然留在香港堅持的人。」

– 跟香港人說的話
「香港獨立,毋忘初衷」
「就好比64,當年會高歌及悼念的人,現在已經不再如昔日一樣。
時間有時會淡化人們的信念及動力,但革命真的不是一件易事,可能會需要很多年,或許在有生之年亦未能看到。
希望大家堅持之餘,嘗試不同的方法,不要框架自己必需做到,考慮更詳盡的計劃實行到理念出來」

0則留言

留言

Login

Welcome! Login in to your account

Remember me Lost your password?

Lost Passwor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