臨過年老闆夾帶私逃 員工冇糧出客戶追究無門 警方不受理

圖:Meow

新年將至,不少僱主均會提早出糧,讓員工可以開心過肥年。然而,一間位於土瓜灣翔龍灣廣場的室內設計裝修公司KnA Interior Design老闆先生於1月29日早上突然失蹤,電話關掉,群組全退,薪金未付。員工大為震驚頓失方寸,客人亦因而報警求助。

KnA Interior Design前址於新蒲崗,後來搬至翔龍灣,設計師黎先生於新公司開業起便已在此工作,任職約1年半。接受本台訪問時指,本來老闆表示29日不用上班,亦答應當天會提早出糧,讓員工們一起過肥年。怎料上午9時,同事因工作而致電老闆,才發現老闆電話已關機。起初純粹認為老闆「瞓過龍」,電話沒電才關機。至下午1時,有客戶因找不到老闆而詢問黎先生,方感不妥。

黎先生與同事返回辦公室,發現日常工作用的電腦消失不見,客戶的價單不翼而飛,翻看工作用的WhatsApp群組,發現老闆於早上已退出所有對話群組,方始明白老闆看來已經「走佬」。

老闆親兄是於KnA擔任裝修師傅,黎先生就此事致電親兄查詢,但對方表示與大家一樣不知老闆去向。其後黎先生先後致電其他裝修師傅及客人,將老闆失蹤的消息傳開去,又致電999報案中心求助,希望警方可以幫忙尋人,惟報案中心表示,黎先生應尋求勞工處協助,而非佔用緊急報案熱線。而客戶方面則報警成功,以懷疑詐騙理由與警方抵達辦公室。後來警方嘗試到老闆居住的翔龍灣住所查看,但無人應門。

同時黎先生向附近店舖查詢有否見到老闆蹤影,有店主指曾目睹老闆於28日晚上8時許回來,並提走部分物品。但由於現時不少公司準備收爐,認為老闆純粹將工作帶回家,所以對此不以為然。

在場警員表示,以現時情況無法為事主們開檔案,又指欲要追討賠償需從民事訴訟程序入手,因非刑事案件而暫不受理。如若以失蹤人口處理,因不足48小時,同樣不受理。黎先生提出警員可否向入境處查詢出入境記錄,對方回應指因「未夠期」而無法做到,對於何謂「夠期」則沒有答覆,只一直回應「做唔到」。然而若要民事訴訟轉為刑事詐騙,則指出需要客戶手持價單上的交貨日期逾期,而裝修設計公司無法交貨的情況下方可做到。以該客戶的情況而言,最快是本年4月30日後。

黎先生向警員控訴指「48(小時)之後(老闆)都唔知去咗邊啦!」、「飛咗既話又有無得引渡返嚟丫?」,警員坦言指沒有引渡,同時又表示儘管老闆沒有離境藏於香港某處,亦無法尋找其下落。

黎先生其實早知警方「唔會做嘢」,純粹求助無門加上客戶要求才報警,形容「報案係廢㗎」、「(警方)根本都唔想做嘢」。

以黎先生手上擁有資料估算合共超過100萬,當中涉及兩單工程的已支付金額,以及10數名員工薪金等。雖然身為員工的黎先生在事件中同為苦主,但作為公司的開國功臣,自不然會將責任放上身。當天接獲過百個電話,盡力應對著各種問題,可謂身心疲憊不堪。老闆拋下一切銷聲匿跡,面對各方數十萬的巨額追究,真的應付不來。

作為室內設計師的黎先生,回想過去日以繼夜繪畫的心血,現時化成泡影,的確心如刀割。加上面對客戶本來期待已久即將搬進新居,如今有機會因為老闆失蹤而面臨「瞓街」的問題,良心更是過意不去。曾經想過親自幫助客人,不理賺蝕的接下工程,但有機會因而觸犯法例,確實愛莫能助。

其實事發前一日,同事曾致電老闆,聽到背景聲似是跟老闆娘一起於街上購物。一般而言根本沒有問題,但事後回想起,懷疑老闆當時已身處機場,準備出發至老闆過往生活過的牙買加。事發前老闆亦知道黎先生新年要派利是,「非常貼心」的從其萬多元佣金中抽出4000元「唱散」,好等黎先生不用到銀行排隊,其餘的則表示會在29日發放,回想過來黎先生忍不住道:「真係好X好啊佢老闆!」

然而2020年12月時,有裝修師傅向黎先生提出請求,希望代為提醒老闆出糧,但因為當時設計師方面沒有拖糧的情況出現,察覺不到老闆有財政困難。雖然數月前曾接到一張追債字條,但就只有一次,而過去發薪亦非常準時,誤以為純粹個別事件。

黎先生現時最大訴求只希望老闆親自現身,支付所有應付款項後絕不追究,相信一眾師傅「都只係想拎返應得既嘢,唔係要多」。形容過去數月為工程捱更抵夜,只希望可以與家人開心過肥年。現時雖然不至於沒飯開,但家有妻兒,兒子僅兩歲,努力工作只想將最好的給予家庭,希望一家人生活開開心心,安安穩穩。加上一眾裝修師傅均要養妻活兒,有的更要供養父母,老闆逃去無蹤會影響多個家庭。黎先生表示自己天生樂觀得很,但如今真是佛都有火。

1則留言

  • kkkk

    2022 年 2 月 2 日 at 下午 1:11

    等天收呀呢d人,應該早有計劃走佬

留言

Login

Welcome! Login in to your account

Remember me Lost your password?

Lost Password